管理概念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,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,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受骗。详情

  管理概念(Management concept),所谓“九层之台,起于累土千里之行,始于足下。”包老师认为,治理企业首先应当确立一套概念体系。因为只有弄清楚本质内涵,才能推及外延。否则,沟通成本很高,更缺乏效率。

  很多人在讨论一个问题的时候,彼此之间的概念名词,表面上是一样的,但争论了半天,谈的都不是同一件事。所以古人讲的好你要治理一个国家就必须要首先统一概念,有人把概念成为名名词,孔子就有这样的说法,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为。所以他非常强调要正名,也就是对一个名词要有一个准确的定义。概念不是单独存在的,它是有一系列相关的概念构成的,所以概念往往是以体系的方式存在的,也叫概念体系。这种概念体系是用来刻画一个事物背后的,全貌,,如果没有这样的一个概念体系,很难看到现象背后所隐含的本质。

  营销这件事情与“分工”有关,分工的结果是“供求分离”。供求分离之后,必须形成一个整体,这就是“组织”。组织求兆询堡的结果就是“供求一体化”。对一个供应者或企业生产者来说,可以采用两种方式实现供求一体化,或自组织或有组织。我们把分工之后的供求一体化组织,称之为“营销”或“营销职能活动事项”。

  在分工以前,每一个人(或称劳动主体与利益主体)既是生产者又是消费者,生产与消费是统一的。每个人都知道消费什么就生产什么,消费多少就生产多少,什么时候消费就什么时候生产。反之也然,能生产什么就消费什么,能生产多少就消费多少,能什么时候生产就什么时候消费。两者没有什么不适,可以完全依靠自己的力量维持着生产与消费之间的平衡。

  分工之后,生产者就成了“供应者”,消费者就成了“需求者”。供求者双方是对立的,生产过程与消费过程也是对立的。供应者不再为自己的消费而生产,必须为需求者的消费而生产。生产多少、生产什么、什么时候生产,通常不由供应者说了算,而由需求者说了算。所谓“按需生产”,营销学把这说成是“营销”或“营销观”。

  把“按需生产”说成是营销观,可能不妥。在需求者主导市场的情况下,供应者“按需生产”是必须的,否则,一天都混不下去。在供应者主导市场的情况下,供应者说了算,“按需生产”未必重要。看一下计划经济制度下的国有企业就清楚了,看一下农祖酷愚贸市场练摊的就清楚了。也许营销学会把这归结为“以产定销”或“生产观”。

  顺便提一下,“分工”与“组织”是解开人类社会演变的钥匙。主流经济学并不知道“分工”与“组织”之间的对应关系。从两者的对应关系少汽篮上说,“分工”就是供求分离,“组织”就是供求一体化。在人类社拔匙才会的历史上,有人讨论过“分工”,另有人讨论过“组织”,很少有人把“分工”与“组织”联系起来加以讨论。按照彼得·德鲁克说法,

  分工是实现社会目标的一种有效的工具,组织也是实现社会目标的一种有效的工具,两种工具必须同时得到有效应用。

  分工以及供求分离大约在一万年前已经发生,中国西安的半坡遗址表明,七千年前分工已经很发达了。分工之后,原本统一的供求过程,分解为“生产过程与消费过程”;原本统一的劳动主体和利益主体,分解为“供应者与需求者”。

  按照德鲁克的说法,“分工”大约在一万年前就自然发生了,可谓“自然分工”。据考证,中国西北地区的西安半坡遗址,是新石器时代(仰韶文化)的一处母系氏族聚落遗址,距今5600—6700年了。(参阅图2—1《西安半坡遗址复原图》)

  在半坡遗址中,我们可以观察到,一些人从事举跨兆背制陶,另一些人则从事狩猎、农耕与纺织,从而,一些人成为陶器的供应者,另一些人则成为猎物、农作物和纺织品的供应者。同样的,一些人成为陶器的需求者,另一些人则成为猎物、农作物和纺织品的需求者。可以肯定,在半坡这样的自然村落中,每个人都在忙于为别人的需求,不是为自己的消费而劳作。(参阅图2—2《半坡分工状态复原图》)

  自然分工一定有内在的自然动因,第一,每个自然人希望发挥各自的长处,发挥长处本身是一件快乐的事情,所谓“成就感”。每个人的长处可以来自于天赋,也可以来自于后天的学习,包括家族的传承或实践经验的积累。第二,每个人都希望获取个人价值最大化,都希望在自然分工的基础上,充分发挥各自的长处,获取更多的物质财富,所谓“成就”。没有自然动因,自然分工不会发生。

  自然分工一定存在着外在的条件,借用社会学家滕尼斯是概念,就是守望相记旬助的自然社区。有人称自然村落或原始部落。博鱼体育在线网页版有了社区,有了人与人之间守望相助的关系。人们才可能有良好的预期,在“预期的供求一体化”关系中,谋求个人价值的最大化。没有社区,没有人群,没有邻里或没有彼此熟知的关系,荒岛上的罗宾斯只能自给自足。

  有了这个外在的条件,分工才会发生,供求一体化才可能自然形成。可以说,在自然分工的状态下,供求分离与供求一体化,两者是在相互促进中逐渐形成并清晰起来的。可以说,供求分离与供求一体化,是一件事情的两个方面,相辅相成、相互强化,仔宙射互为前提、互为因果。两者互动的基础条件是社区,是自然形成的社区。

  自然形成的社区及其社交关系,可以称作“自然社区”,也称部落或村落。可以断言,离开了人与人之间的社区及其社交关系,每个人只能自给自足,分工不会发生,供求也不会分离。就像荒岛上的罗宾斯那样,衣食住行,样样都得自己干。别想着发挥自己的长处,获取个人价值最大化。

  有了社区及其社交关系,每个人才有机会从事各自擅长的事情,谋求个人价值的最大化。有了社区及其社交关系,供求分离与供求一体化开始同步发生,一些人开始尝试着从事某项专业化作业,以响应另一些人的请求。换言之,在自然社区的基础上,供求分离与供求一体化是同时发生的。

  社区的本质特征,是人与人之间结成的生活圈。这种生活圈的存在的价值与理由,按照滕尼斯的说法,就是“守望相助”,包括慰藉心灵上的孤独,抗拒自然界的风险。有了守望相助的社区关系,人们才有可能发展各自的专长,结成相互依存和相互作用的商务关系。可以说,彼此的信任,是商务关系或供求一体化关系的基础。

  借用时下流行的概念,分工之后的供求一体化关系,就是部落经济或社区经济,准确地说,是“社区商务”。所谓“社区商务”,就是在社区基础上构建的买卖关系或商务关系。社区与社区商务是不同的概念,在社区中的人们可以有商务往来,也可以没有商务往来。可以鸡犬之声相闻,老死不相往来,过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的生活;也可以天下熙熙为利而来,天下攘攘为利而往,过着互通有无的商务经济的日子。

  供求者双方又是统一的,供应者与需求者谁也离不开谁。生产与消费两个过程也必须加以统一,否则,分工也不会发生。“供求两者”的对立统一,“产消两个过程”的对立统一,有赖于组织。组织是一种手段,也称“组织的协调手段”。组织就是实现“供求分离之后一体化”或称“供求一体化”的协调手段。

  组织起来或供求一体化的全部难点,是如何协调供应者与需求者之间的关系。供求之间的关系,说到底,就是利益关系与劳动关系。不能协调供求双方的利益关系和劳动关系,就不能实现供求一体化,确保生产过程与消费过程的对立统一。

  依据半坡遗址,我们可以想象,当时半坡村的人是如何构建与维持“供求一体化”关系体系的。第一种方式,有意识地借助于市场交换的方式及其规则,在平等互利的前提下,让渡各自的劳动成果,换取各自所需的物品。换言之,通过平等互利,以物易物,从他人手中获取“生产消费资料”与“生活消费资料”,以维持各自的再生产循环以及家庭生活。市场交换的规则,即“等价交换原则”,要求交易双方“诚实守信,平等互利”。人类社会在很久很久以前,就学会了这一点,懂得以等价贡献获取等价报酬。

  第二种方式,通过管理分配,包括工作分配(分工)、责任分配(目标任务),权力分配(支配资源的权力),以及利益分配,实现供求一体化。可以说,管理协调也是一种很古老的方式。不妨设想一下,半坡村落可能是一个原始部落,有一个部落首领,以管理分配的手段,构建与维持供求一体化。

  无论是那种协调手段,都需要有权威的力量,否则,就不能让供求双方心甘情愿地接受任何一种利益关系和劳动关系。在这里,权威是这样一种力量,就是你说了不算,我说了也不算,市场竞争及其价格体系说了算(看不见的手),或者共同认定的管理当局及其规则说了算。作为一种组织协调的手段,其内容与性质是由背后的权威类别决定的。

  从宏观经济层面上说,依靠看不见的手实现供求一体化,称之为“自然组织”或“自组织”,如市场经济体制;依靠看得见的手实现供求一体化,称之为“有意组织”或“有组织”,如计划经济体制,或组织经济体制(西蒙,1937年)。

  从微观经济层面上说,或对一个企业来说,无论是自组织还是有组织,无论是用看得见的手还是看不见的手,去构建供求一体化关系,都是不得不做的事情,都是必须有意为之的一种职能活动事项,以维持企业再生产的良性循环。对企业来说,所谓“自组织”就是借助于市场协调方式,构建供求一体化关系;所谓“有组织”就是应用管理协调方式,构建供求一体化关系。

  供求一体化是企业的命脉所在,应该成为营销真正要做的事情。营销作为一项核心职能,必须在企业的命脉上做事情。企业可以借助于看不见的手,也可以借助看得见的手,去构建供求一体化的关系。不同的是,在宏观经济层面上称作“自组织与有组织”,在微观经济层面上则为不可或缺的“商务职能活动”。

  供求一体化讲的是人与人之间的一体化关系,讲的是供应者与需求者之间的一体化关系。供求一体化的实质,是供求者之间的“劳动关系”与“利益关系”。供求一体化的难点,是如何协调供求者之间的劳动关系和利益关系。

  在“自组织”的情况下,依靠“看不见的手”,协调着供求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与利益关系。这时供求者关系的特性,是交换关系,包括“劳动交换关系”与“利益交换关系”。在“有组织”的情况下,依靠“看得见的手”,协调着供求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与利益关系。这时供求者关系的特性,是分配关系,包括“劳动分配关系”与“利益分配关系”。

  无论是“看不见的手”,还是“看得见的手”,都是一种权威的力量。不然,就无法协调供求者之间的劳动关系与利益关系。换言之,离开了权威的力量,就无法协调各个利益主体之间的劳动关系与利益关系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在自组织方式下,供应者提供的是产品,需求者付出的是货币。于是乎,供应者与需求者之间的关系,很容易被简化为“产品—货币”的交换关系。原本是“人与人”之间的关系,很容易变成了“物与物”之间的关系;供求者之间的关系,就变成了“供求关系”,变成了“产品供求关系”。

  具有契约精神的西方人,喜欢把这种关系称作“理性关系”,有别于“情感关系”。受传统社会影响较重的东方人,似乎更关注人情与人脉,喜欢说“买卖不成情义在”。在传统社会以及守望相助的社区中,情感与理性往往交织在一起。“社区(一体化关系)”和“社区商务(供求一体化关系)”相辅相成,相互促进。现代社会背离了自然规律,分工及其供求分离过程,没有建立在社区基础上,没有建立在预期的供求一体化关系或可预期的社区商务基础上。这是现代社会的难题所在,也是现代社会中人们的纠结所在。

  以往,人们喜欢把交易与合作对应起来,殊不知,交易与合作不在一个维度上。交易是一种方式,或称交易方式,即市场协调的方式;而合作是一种状态,或称合作状态,即供求一体化状态。

  科斯认为,长期合作也是一种长期交易(《企业的性质》1937年)。巴纳德则认为,短期交易也是一种合作(《经理人的职能》1938年)。两者之争的焦点在于,科斯把交易视作本质或研究对象;巴纳德把交易当做形式,把合作(即协同关系)作为研究对象。倘若我们站在“供求一体化”的概念上看,两者似乎都错了,交易是方式,合作是状态。供求一体化状态就是“合作”,合作(即供求一体化)有两种协调方式,市场协调方式(即交易)与管理协调方式。

  百度百科内容由网友共同编辑,如您发现自己的词条内容不准确或不完善,欢迎使用本人词条编辑服务(免费)参与修正。立即前往